垡头地铁工地上空荡荡的,但施工围挡依然没拆。北侧站口位置的民房也没拆迁的迹象。王青摄

  

垡头站唯一的出站口一直封闭着。

地铁7号线从2014年底投入运营已经两年多了,然而7号线上的垡头站却一直没有开通,只孤零零地建了一个出口。附近居民向本报反映说:“2011年为了修建地铁站,建设方采取了断路施工的方式,大家克服各种不便,就是盼望着早日修好,享受到家门口坐地铁的便利。可没想到垡头站连开通的影儿都没有!” 周边居民对此很失望。

7号线开通垡头甩站

单出口有违消防安全

近日记者来到现场了解情况。在垡头路与南武路的交叉路口,一排蓝色的铁皮围挡围起了垡头路东段北侧的半幅路面。而在路南侧的人行道上有一个灰黑色方形建筑,上面写着地铁垡头站C口。站口是封闭的,外侧一道金属防盗门紧锁着,门窗上落了一层土。

记者咨询了地铁公司,关于7号线垡头站封闭的原因,答复是垡头站地下部分的车站设施基本都修好了,早在2014年底就具备条件与7号线整体投入运营。但由于车站地面部分的建设出了问题,出站口没有按照设计如期完成,所以一直没有开通。

对此,很多市民不解:垡头路南侧不是修好了一个出口吗?先利用一个出口开通不行吗?但是,按照消防对地铁建筑防火设计要求,车站的每个站厅公共区均应设置不少于2个直通室外的安全出口。安全出口应分散布置,两个安全出入通道口之间的净距不应小于10米。显然垡头站不达标,因此不能开通。

附近居民非常不满:为了这个地铁站,时间、空间、还有资金都投进去了,结果却没开通!真是浪费资源!

施工噪音扰民出行不便

几万人苦等5年未开通

记者随后在附近找了一个高处,俯视垡头站周边情况。只见施工围挡宽十多米、长200米,里面除了西头有几间工棚和几台机械,2000多平方米的区域里空荡荡的,一个人影都没有,根本没有继续施工的迹象。围挡北侧是一片宿舍区,中间还包含着一小块平房区;围挡南侧是垡头地区最大的一个社区翠城小区。

垡头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介绍,垡头地区交通基础条件比较差,化工路是不分机非车道的老路,路窄车多,而化工路道口更是加剧了周边的拥堵。紧邻垡头站南侧的翠城小区有6万居民,北侧的垡头西里是个老旧小区,也有2万居民。所以大家对于开通垡头站、缓解出行难抱有很高的期望。

2011年地铁7号线开始进场施工,这给周边居民生活带来不小的影响。翠城小区临街的几栋高层住宅楼,距离施工现场最近的不足10米,噪音等问题十分突出。在居委会的协调下,居民对于扰民问题也都给予了理解和忍让。

为了加快施工进度,地铁建设方当时进行断路施工,令周边的交通拥堵雪上加霜。直到2014年,由于垡头站施工搁置,街道办多方协调后,施工围挡向北侧缩窄10米,让出垡头路东段半幅路面,将就着打通了垡头路主干道。

垡头路口把角处一栋黑色的建筑十分显眼,它是垡头地区文化中心。该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因为糟糕的交通,他们组织公益活动都很困难。“这里的文化学校不仅招生困难,连老师都因为堵车不愿意来上课。这儿的电影票最便宜,但来看电影的人也不多。”文化中心的人都盼着垡头地铁站尽快开通,本来这个文化中心应该辐射周边一街五乡,要是交通方便了,冷清的状况就会大为改观。

站口位置的拆迁如鲠在喉

仨小区分属俩街乡难协调

垡头地铁站开通问题也令垡头街道十分头疼。街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问题卡在了设计中垡头路北侧的两座地铁站口位置的拆迁问题,就是那片平房和几栋居民楼没有拆迁,影响到了地铁站口以及周边设施的建设。

据介绍,垡头路北侧未拆迁区域于1999年已由翠城小区开发商完成征地,共计5万多平方米。按照规划这块边角地不能安排建设内容,开发商又因建设翠城小区亏损,无力进行该拆迁。这几年拆迁成本猛增,问题越发难解决。

这片征而未拆区域虽然面积不大,可竟然包括了三片居住区:属于垡头街道管辖的滤清器厂宿舍院,属于王四营乡管辖的钢琴厂宿舍院和垡头村,三片总居住人口约900余人。由于该区域内的人员、环境、治安管理等方面均存在着交叉管理,协调难度大,所以搁置至今。

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王青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